设置

关灯

第二章 死亡威胁

    苏业再次深吸一口气,转头望向西侧雅典的市中心。

    雅典的市中心,横卧一座百米高的小山,山顶之上,是著名的神殿建筑群,整座小山被称为雅典卫城。

    和往日一样,雅典卫城的四周被淡淡的雾气笼罩,只能看到巨大的智慧女神雅典娜的神像。

    在宏伟洁白的雅典娜神像下,整座卫城如同神像的底座,而迷雾也未能漫过神像的膝盖。

    苏业缓缓转头,望向东方的狮子港。

    那里,屹立着一座比雅典娜神像高一倍的巨大青铜神像,也是雅典城最高建筑,如同山峰一样,宙斯神像。

    如在云端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的希腊,比蓝星的古希腊大了几十倍,雅典城同样数十倍于那个雅典。

    苏业收回目光,平静地看着劳文斯,缓缓道:“父母的欠债,我会解决。”

    劳文斯敏锐地觉察“解决”和“偿还”的不同,不知怎么,他内心升起一丝不安,但他掠过那稚嫩的面庞,又想起刚才差点吓死苏业,嘴角浮现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“老科罗,这个小子怎么还钱?”劳文斯问。。

    面相憨厚的科罗向前一步,恭恭敬敬道:“启禀劳文斯老爷,他大概只会跑到相熟的人家磕头借钱,像条野狗一样。”

    苏业咬着牙,看着老科罗,内心涌动遏制不住的恨意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借钱的机会。”劳文斯道。

    苏业坚定地道:“明天之前一定凑到足够的钱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劳文斯脸上的蜈蚣突然扭曲。

    劳文斯猛地迈出一步,皮肤表面骤然变色,全身散发着青铜的金属色泽,整个人仿若青铜浇筑。

    未等苏业反应过来,劳文斯闪电般伸出右手,如同魔鹰掠食一般,抓住苏业的颈部,猛地把苏业整个人举到半空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半空中的苏业呼吸困难,脑中一片混乱,本能扭动身体,两腿乱踢,两手全力去掰劳文斯的手。

    但是,劳伦斯的手如同铁钳一样死死锁住他的颈部,他甚至无法在劳文斯的青铜皮肤上留下一丝抓痕。

    苏业的双目向外缓缓凸出,面色越发紫青,挣扎越来越轻。

    世界慢慢黑暗,恐惧弥漫,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绝望,死亡已经降临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死啊!”苏业在内心怒吼,但是,回应他的是更幽深的黑暗,有悠远的寂静。

    苏业慢慢闭上双眼……

    “劳文斯老爷,别再弄死他了……”一旁的科罗心惊胆战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劳文斯一松手,苏业从半空掉落。

    砰……

    苏业摔在地上,剧烈地咳嗽声,大口呼吸,发出破风箱般的急速呼吸声。

    “像是驴叫。”劳文斯说完,笑了笑,转身向外走。

    他脸上的蜈蚣仿佛在慢慢爬动。

    那四个壮汉急忙向两侧退去,让出一条路。

    “天亮前,我会再来。”劳文斯大步向外走。

    科罗弯下腰,眯着眼,憨厚地笑道:“放弃房子吧,不然,明天的贫民区会多出一具被野狗吃干净的残尸。”说完笑着离开。

    苏业双臂支着地面,无力地坐着,死死咬着牙,十指几乎全部扎进泥土里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门口传来邻居的声音。

    苏业深吸一口气,强忍心中的悲愤,起身向门口走去,一边走一边拍打身上的灰尘。

    看着邻居那一张张带着同情的面容,苏业知道很多人想帮自己但无能为力,强挤出微笑道:“我心里很乱,想静下来好好思考。大家放心,我会解决这件事,你们回去忙自己的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苏业点了一下头,也不管那些邻居的反应,关上门。

    邻居们盯着苏业家的大门看了好一会儿,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一个好孩子……”众人说着,慢慢散去。

    苏业背靠着大门,脑海中浮现无数记忆画面,甚至分不清哪些是梦,哪些是真。

    过了十几分钟,他眉头一皱,意识到自己思绪陷入混乱,右手的拇指与食指本能地轻点两下,然后挺胸抬头,深呼吸,同时在心中询问自己。

    “此时此刻,我最应该做什么?”

    问清这个著名的拉金问题,苏业立刻压下纷杂的思绪,开始在心中详细思考,而不是模糊感觉。

    “我们一家与劳文斯没有任何仇恨,甚至连那张借据也是他知道我父母去世后,从别人那里买来的。借钱给父母的人,曾派人向我道歉。所以,他的目标,是我们家的房子。房子背后,涉及雅典居民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他为什么要从我手中抢夺?”

    “不考虑他的因素,只考虑我的话,那么……因为我们一家是外邦人,不是希腊公民。因为我力量弱小,而我父母的人脉一般。与我父母交好的那些人,势力都不如他。这个劳文斯不只是普通的佣兵团团长,有传言说他其实暗中经营盗团,而他的背后,有贵族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不全对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科罗那天也跟着父母外出,为什么没死?”

    “他为什么会背叛我家出卖我?父母的死是不是跟他有关?”

    “菲戈大叔说,劳文斯原本不会在雅典城里做出格的事,但这次有些不对,他求情也没用。他的之前没听明白,今天回想却意识到,他暗示我劳文斯有别的目的,为了那个目的甚至会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把债务转给劳文斯的人,前天派人道歉,送了我一些食物,有一段话很怪异,说‘他也没想到事情会这样’,咋一听是因为转让债务,但仔细一想,更像是发现更严重的后果才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劳文斯第一次来的时候,表面上是找值钱的东西,但明显在翻箱倒柜寻找其他东西,今天来又翻找了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父母的死,难道跟什么东西有关?”

    苏业做出了判断。

    “他哪怕收了房子,也会害我。我现在只有两条路,要么逃亡,要么找到对抗劳文斯的力量!”

    苏业很快做出了判断。

    “劳文斯一定会派人紧盯着我,不会允许我离开雅典城。那么,我现在应该寻找对抗劳文斯的力量,先保命!如果无法保命,再考虑如何躲过劳文斯的监视,逃出雅典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苏业慢慢向屋里走。

    苏业家是典型的古希腊民居式样,由泥砖和碎石筑成,再刷成灰白色。除了贵族,古希腊人对住所并不讲究,墙壁上到处可见不规则的坑洞破损,露出灰泥或杂色的石头。

    大门正对着一座小小的庭院,庭院中间有个黑白相间的大理石空基座,用以安放雕像。

    庭院的右侧是墙壁,墙壁外是窄巷。庭院左侧是仓库、前厅和卧室。

    正前方是伊奥尼亚风格的廊柱,惨白色的圆柱做工粗糙,岩石裸露。廊柱内是起居室、厨房和浴室。

    这是雅典城中典型的民居。

    只是,所有的东西东倒西歪,乱七八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