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十六章 活着!

    魔牛之体天赋精灵突然动了动,双手揉着眼睛,然后睁开大眼睛,好奇地打量着世界。

    它轻声欢呼,透明双翼振动,冲向苏业,在身后留下一片由细碎星光组成的光芒轨迹。

    苏业伸手去接,哪知天赋精灵直接钻进自己的身体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苏业四处翻看,没有任何迹象,但感觉应该成为自己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如果我能成为足够强的法师,就能看到它了。”

    “天赋精灵,强大的法师也能炼制,但成本起码是一万个金雄鹰,而且还不能保证一定成功。在希腊,只有那种顶级的大贵族或大富豪才舍得购买。如果用蓝星帝都的房屋来换算,可能就是十几亿一个,当然,不能这么算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最强大的天赋精灵,是无法炼制的,以天生或神赐居多,第三大来源就是不断修炼。不知道,这座祭坛能不能得到更强大的天赋,甚至传说中的天赋神灵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候,祭坛轻轻一震,形成莫大的吸力,光芒收敛,把另外的三个天赋精灵和光芒全部吸入祭坛之中。

    “看来只能选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苏业看着祭坛上的钱袋和青铜短剑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苏业发现钱袋并没有变化,于是打开钱袋,发现金币还在里面,只不过,光芒好像暗淡了一些。

    至于那青铜短剑,没有丝毫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这就怪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业想了半天,也想不明白祭祀的具体机制,最终摇摇头,决定以后慢慢试,现在没有这个时间。

    “看来要不断攒钱啊。那就定个小目标,先赚100个金雄鹰。有空试试跟别人换100个金雄鹰能不能献祭。不过,献祭完毕,金钱还在,那祭坛到底吸收了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苏业心里想着,手握短剑和钱袋,默念返回。

    眼前一黑一亮,苏业睁开眼睛,重新回到卧室。

    苏业急忙去看钱袋,口袋开着的,一百个金雄鹰都在,表面略显灰暗,而青铜短剑没有丝毫变化。

    苏业又仔细查看身体,没有大变化,但身体的确感觉暖洋洋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天赋,应该只是慢慢发挥作用,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苏业心里想着,重新走回起居室。

    一切都没有变化,三尊大神和柏拉图影像依旧坚守在门口。

    苏业重新坐下,思绪纷飞。

    “冥想一阵?算了,活过明天再说。”

    苏业无奈摇摇头。

    在蓝星的时候,苏业偶然接触了冥想,一开始并没有什么感觉,后来为了提高自己,不断练习,结果发现精神和心态都有所提高,甚至连精力和身体都获得增强。

    于是,苏业从心理学的正念开始,系统学习了东西方的冥想,还专门参加禅修班和内观中心。曾经在内观中心与外界彻底隔离,不玩手机不上网不与他人联系,每天除了吃饭睡觉洗漱,一言不发,全部冥想,整整十天,已经达到很高的境界。

    苏业静静地坐着,不断思考自己在希腊的未来,慢慢地睡过去。

    在苏业睡着的同时,强大的天赋力量终于苏醒,温热的力量涌入身体的每一个部分。

    苏业的皮肤变得坚韧,肌肉变得结实,骨骼变得粗大,整个人开始长高。

    到了后半夜,天赋力量才渐渐收敛。

    淡淡的星光洒落在院子中,突然,墙根的阴影蠕动起来。

    蠕动的阴影越来越大,像黑色的淤泥一样慢慢升起。

    最终,阴影裂开,露出一个黑色人影,全身被黑色长袍笼罩。

    黑袍人走到庭院中心,长长的影子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影子之中,有无数扭曲的人形面容在哀嚎、痛哭、怒骂、挣扎……

    黑袍人脚下仿佛有一团阴影波浪,托着身体缓缓前行,突然停在廊柱外。

    三尊面容模糊的神像屹立在起居室门口,神像之后,微笑的柏拉图魔法影像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这一刻,四双眼睛好像都在注视着黑袍人。

    黑袍人盯着柏拉图的魔法影像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黑袍人徐徐后退,最终融入阴影之中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斗转星移,苏业在睡觉。

    鸡鸣阵阵,苏业在睡觉。

    太阳升起,苏业还在睡觉。

    呛啷……

    青铜短剑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苏业身体一颤,猛地惊醒,慌忙地去抓青铜短剑,然后指向门外。

    上午的阳光如同金色的幕帘披挂在门外。

    “活下来了!”

    苏业无比激动,大笑着,发泄出积蓄一整天的恐惧和无助,然后不动声色地擦了嘴角。

    咕噜噜……

    苏业摸了摸肚子,站起来,伸了个懒腰,正要吃早饭,突然感觉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很快,苏业感到不妙,望向门外。

    太阳有点太高了……

    突然,打开的魔法书冒出一座立体的大理石拱门,一个暴躁的声音从门内传来。

    “苏业!你把本法师的话当放屁吗?开学典礼,全校就你一个人迟到!马上滚来学院上课,马上!”

    轰……

    大理石拱门又重重落下。

    苏业额头差点冒出冷汗,没想到那位柏拉图的助理真的发怒了。

    苏业看了看四周,也顾不得仪容或早餐,拎着钱袋,抓起魔法书,侧身走出门口,一边走一边对三尊神像道:“三位先晒晒太阳,晚上回来我再把三位搬回屋里,若有不敬之处,还望见谅。”

    苏业进入卧室换上一套干净的长袍,提着长袍下摆,夹着魔法书,冲出门外。

    钱袋已经被送入废墟空间。

    “苏业!你没事了?”手持大麦面包的壮汉菲戈发出喜悦的惊呼。

    苏业笑着大声道:“没事了,钱已经还了,我安全了!谢谢菲戈大叔!”说完一把抢走菲戈手中的半块面包,继续奔跑。

    “我咬过的!”菲戈喊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会把你咬过的地方掰掉。”

    “滑头的小子!”菲戈着苏业飞奔的背影,露出舒心的微笑。

    附近的邻居纷纷走出家门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苏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一家都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他以后成为魔法师,为他父母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嘘……”

    苏业一路光着脚呲牙咧嘴奔跑,离柏拉图学院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路过角斗场大道的时候,一个弯腰弓背的老者缓缓向前走,手里握着一根长长的铁钩,铁钩之上的铁锈颜色极深,厚厚的黑红色粘在上面。

    附近的人看到老者都本能地退避,眼神隐藏着些许怪异。

    只有一家棺材店老板笑着打招呼道:“老巴克,这么早就去角斗场啊。”

    老巴克弓着背,也不看那人,扬了扬铁钩,继续向角斗场走去。

    横穿过角斗场大街,苏业又跑了好一会儿,才抵达柏拉图学院的正门。